錢遜:不先立論 了解本義 溫故知新 ——從編纂“中華傳統文化百部經典”說起
來源:中國社會科學網   發布時間:2017-12-28 【選擇字體:
 
作者:錢遜(清華大學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,“中華傳統文化百部經典”顧問、《論語》解讀人)


 

中華傳統文化百部經典” 袁行霈 主編 

國家圖書館出版社 出版
 

       “中華傳統文化百部經典”第一批十種出版,為我們學習傳統文化經典提供了有利條件。借此機會,提一個建議:提倡讀經典,逐步改變學習傳承傳統文化的方式和途徑,由以講和聽為主,轉向以讀為主。

       目前,傳承傳統文化的活動,大體上是以講座的形式為主,這種形式發揮了很好的作用。發展到今天,可以進一步提高,逐步轉向以讀經典為主。

       讀和聽是不同的。讀是主動去學習。讀的過程,同時是思考的過程。從認識字詞,明白文義,到領悟義理,以至觸類旁通,由淺入深,每一步都要經過自己的學習思考。這樣得來的結果,是真正自己的認識,經典的思想就真正成為自己的了。而聽,是被動的。聽的過程,聽者的思維只能跟著講者走,沒有充分思考的時間。聽到的內容,又主要是經過講演者咀嚼消化后得出的結論性的意見,很少能了解那由淺入深的學習思考過程。這樣被動接受的結論性的知識,難以真正成為自己的認識。

       讀是直接面對經典,直接與經典對話,這樣得來的對經典的了解,是真實可靠的。聽對經典的了解是間接的,是通過講演者的消化、講演而了解經典,直接聽到的是講演者對經典的理解。而沒有哪一位講演者能說,他所講的一定完全符合經典的原意。而且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,不同的講法。聽了這些不同的意見,該如何判別其正誤對錯呢?自己不讀經典,沒有判斷的標準,結果會是聽得愈多愈糊涂。

       所以,讀經典是傳承發展傳統文化的基礎一環。為了更準確、更深入地了解經典,需要提倡讀經典,逐步從以聽為主過渡到以讀為主上來。

       當然不是否定講座這種形式,不是否定聽的必要。辦講座聽講座仍然是重要的形式。讀,也需要指導,少不了必要的講解。重要的是,明確讀是根本的、主要的,講和聽只是輔助的、次要的。學的人要立足于讀,避免依賴于聽;講的人要更多注意啟發、引導、幫助聽者自己讀,避免單純灌輸。逐步過渡,形成人人讀經典的良好風氣。

       讀經典,首先要力求了解經典本義。要防止和避免先入為主,用已有的思想、觀點來解釋經典。要把自己原有的思想、觀點先放在一邊,只當自己一無所知,一張白紙,老老實實讀經典原文,聯系作者當時的時代背景,具體環境,設身處地地思考,他為什么這樣講,作者要說的是什么意思。用朱熹的話說,就是“不先立論”。他說:“某所以讀書自覺得力者,只是不先立論。”舉一個例子?!堵塾鎩酚幸徽濾?ldquo;性相近也,習相遠也”。讀到這一章,有人就會問,孔子是主張性善還是性惡?這就是拿了自己對人性善惡問題討論的已有認識來看《論語》。其實不僅孔子沒有談到這個問題,在中國思想的發展過程中,這個問題當時根本就沒有提出,所以這樣的問題是沒有意義的。重要的是,聯系當時的時代背景,聯系孔子《論語》思想的整體,來看《論語》這一章在孔子的思想體系中是什么地位,有什么意義。朱熹還說:讀《論語》,如無《孟子》;讀前一段,如無后一段。(《〈朱子語類〉卷十九》)這也是強調“不先立論”的意思。“此是朱子教人讀書至關重要之一項,學者最當注意。”(錢穆:《再談論語新解》)

       讀經典還要能溫故知新,在理解經典本義的基礎上開發新知。“溫故知新”是文化、思想發展的規律。任何一種思想、理論、學說,都是在前人已有成果的基礎上發展的。溫故,了解把握舊知,是認識發展的起點和基礎。然而,不能停留在故知上。時代發展,不斷出現新情況、新問題。這些新情況新問題,過去沒有出現過,經典上沒有說過。如果讀經典只能固守原義,不能開發新知,不能適應新情況,回答新問題,這樣的故知不僅無用,而且失去了生命力,本身也會逐步走向衰微滅絕。這就是說,讀經典,對傳統文化要能進行創新性的轉化和創造性的發展。而這種創新、創造,又都是以溫故、了解和繼承經典的基本精神為基礎。不學習了解經典原意,離開傳統文化經典基本精神談創新、創造,就是無根之木、無源之水,沒有生命力。

       希望讀經典的活動進一步開展,溫故而知新,傳承發展中華傳統文化,為實現中華民族復興的中國夢增添偉大的精神力量。
 

轉自:中國社會科學網

友情鏈接
Copyright◎國家圖書館出版社, All Rights Reserved.
京ICP備05029290號 訪問量:6784886
發行聯系電話:010-66114536 66121706(傳真)66126156(門市)